鹿角站只叽

大雪落满城,星野未归魂。

《给我搞清楚啊谁才是反派》

      “你……他?”满是惊诧的一张脸。
      “啊,对的。”他餮足的舔了舔嘴唇,“他是我的了。”
      这个恶棍(?),臭名昭著的星盗头子,斯文温润的青年。
      是他的OMEGA了。

痞子攻x暖男忠犬受
1v1不拆可逆
剿匪大队长x星盗头子

其实是个好人的受。
因为性子温和,难受的紧了也只能咬牙受着,眉眼扭曲起来让人心疼。

迷之痞气的攻。
明明是个公务员(bu)
不过也是很会宠人的家伙,巧嘴滑舌,不光是情话还有吻技啊。

必须是伪装成b的o猝不及防发情被a撞上了嘿嘿嘿。

#     他多好啊。
       初经人事的alpha搂着还未醒来的omega。对方睡的安静,连呼吸声都小小的。
       他多好啊,愈是如此愈让人想看他被折辱,被撕碎了倒在泥里,再由自己捡起来细细洗净了,让他明白这世上除了自己他无枝可依。
       “唔……安?”
       “我在,我在。”
       可只要他一声唤着,那点见不得人心思就烟消云散,只想免他苦免他寒,多大的代价也在所不辞。
#

然而看起来像aa。都是有事业的男人。
爱他就放他龙归于渊。

      卡尔奈修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灰色长发的黑影之民在酒馆里朝他走来,手上端着分量相当少的午餐。
      “你一个人啊?”他在对面坐下,对猫魅说道,“……卧槽一个人吃这么多。”
      逐月之民默默扒拉干净了两人份午餐的最后一口,胃里虽然不是空荡荡的但也没什么饱腹感,他觉得自己甚至还有一丝想再吃点什么。
      “看什么看 ”他悠悠的擦了擦嘴,尾巴自在的抡出一个弧来,“没见过橘猫吃饭么。”

卡尔奈修只有一套黑色的礼服,胸前口袋里插白玫瑰那种。
“哦好极了,这套怎么看都很适合参加我的葬礼。不如婚礼做成葬礼主题吧?从棺材里把我吻醒怎么样?”
而安缇斯不以为意,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fei)一(chang)丝想搞事。

emm,我梦见自己因为数学不好被奇怪的怪物追逐,被困在填满水的房间里……
然后一切被重置,有人总能解决一切问题。他从任何情况下保护我。
……emm,不该看这么多克苏鲁的最近。
……是你吗,安。

痛苦是个好厨子。把灵魂切碎了悉心烹好,端来你面前。细细咀嚼,一口一口都是鲜美的味道。

ar15今天回来了吗--没有。
QwQ

小段子码着贼鸡儿爽【】更什么文不如码段子……

      他这才想起,她该是有他以外的社交圈子的。再正常不过,他也是。
      可心情偏就无端的低落起来,他想自己大概情愿生活里只有她,其他谁都别掺和进来。
      “傻x。”艾欧斯特小声的骂自己一句,定神离开。
(火舞有事拒绝了风行的邀请)

      她回来了。
      女孩望向前方大片的碧色原野和天际的金色巨木。这是她熟悉的故乡,但她对此感到疏离。
      这里没有师傅们,没有卡尔,没有温馨的屋子、热乎乎的满是烟火气的晚餐和她的小床。她不像是生命之树的孩子重回故土,反倒像个阴差阳错闯入此地,格格不入的外来者。
     “我……”顾不得心里的抗拒,她扭头寻找同族的身影。
     但希尔德鲁不见了。
     安塔维娅茫然的环顾周围,只有风掀动草叶、她的灰色长发与裙摆,触感温柔。
(安缇斯幼年期回到阿努阿兰德)

      他局促的攥着自己的袖口。衣物的质感极柔滑,与他熟悉的普通布料大相径庭,带来浓重的陌生感。地面铺就的理石被擦拭的能映出人影,这间屋子极宽敞,装饰之繁复看的他眼花缭乱。
     要是姐姐在这里就好了……他想,要是姐姐在这里就好了。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见她呢?哦,或者她来找我也可以啊。
     他又想起来这里时在花园遇见的那对兄妹来,女孩眼中的低看之意像根木刺似的扎过来。
     什么嘛。他踢着地面愤愤的想,有哥哥了不起吗!我可是有姐姐的哦!姐姐比你好看,还比你哥哥帅气!
     门发出轻微的吱呀声,卡尔奈修一惊,迅速坐直,眼观鼻鼻观心,双手老老实实搁在膝盖上,安静如叽。
(卡尔奈修初入父亲府邸)

【诞生之时】Chapter 8. 第一个任务:为了……?

更了1500,重发了一下。前面的我给删掉吧。
--算了舍不得那八个热度。【ni】

      男人引导艾欧斯特到了后厨。从一个狭小贴地的入口进去,走过一段窄窄的楼梯,最终抵达了应该是仓库的地方。

      墙壁上草草固定着一根火把,光线昏暗。不大的空间里除了一摞柴薪与一堆酒桶外别无他物,三个人各自待在房间的一角。靠在柴薪上的那个穿长袍的男性,应该是任务里的“法师”了。

      “男性?”游侠有些困惑。

      “不是佩奥利斯塔出身的正统法师。”领路的人应道,“小九,帮忙把阿玛斯弄出去,接应的人带了匹马来——”

      “谢天谢地,总算能离开这阴惨惨的鬼地方啦!”出声的是个背着斧头的女人,身材高大而健壮,比起男子也不逊色。

      “有吃的吗,咱已经两天没东西吃了!”第三个人的声音。

      “不是分了兽人干粮么?”

      “呸!兽人——干粮!那是人吃的吗!”

      “取决于兽人有没有人权。”

      “有个鬼!”

      “对哦,法师把那块饼吃了。”艾欧斯特听见没参与抱怨的女战士小声念叨,“感觉很好吃,就是被兽人啃过了有点恶心。”她麻利的把法师扛起来,往地窖外爬去。

      被兽人啃过……艾欧斯特打了个寒战,胃部赞同他似的一阵抽搐。他跟着女战士爬出了地窖回到大厅,正要追上她,却看见对方站住了。接着,马匹惊慌的嘶鸣声传入他耳中。

      “兽人!”被称作小九的战士大吼一声,把法师往地上一撂,反手就抽出了斧子扎开马步,“死鬼们都出来!劈了这臭东西!”

      艾欧斯特三步并两步冲到前面去。这个时候他听见有人说:“别冲动别冲动!鲁本是只好兽人!”声音听起来倒是憨厚。

      然后他眼中撞入一座肉山。来人有着他在莲花沼泽见过的黝黑肤色,和标志性的原住民耳朵与尾巴。身材的健壮程度难以用通常的形容词描述,硬要说大概和一头小型食人魔差不多……

      鬼咧!艾欧斯特抽了抽嘴角,这位兄贵大哥你又是打哪儿冒出来的啊!

      “鲁本没有恶意,鲁本只想找个地方歇脚,鲁本是个冒险者。”小型食人魔在随身的袋子里掏呀掏,最后把袋子倒过来抖了个干净,蹲下去从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里翻出来一块牌子——冒险家公会颁发的认证。确认战士不再高举自己的斧子后他开始旁若无人的收拾那些小玩意儿:一颗布满牙印的青色巨大豌豆,掰弯的汤匙,一把小刀,一小簇干枯的植物,和一块破破烂烂散发着可疑气味的布……?

      “鲁本的幸运内裤!”兄贵兽人突然把脸埋在那团污染物里亲了一口,开心的叫起来,“原来在这里!鲁本还以为鲁本把它弄丢了!”

      场面真的不能更荒诞了。艾欧斯特长呼一口把嗝在嗓子眼里的气吐出来,他回头扫视一眼举着武器冲出来,目瞪口呆望着这一切的其他人,欣慰自己终于再次和人类在感情上达成了一致。

      一番波折之后,人类和兽人不可思议的达成了共识决定一同前往村庄。艾欧斯特走原路把法师护送到城门口时已经是深夜,守城的卫兵接手了同族,精灵把奔波一天还受了惊吓的小伙子送回马厩,代替睡着的饲养员给他满上饲料和水才离开。背后传来小伙子吭哧吭哧进食的声音,外加几声轻轻的告别似的响鼻。

      温热皮毛的触感还残留在手上,游侠在衣服上蹭了蹭手,踏着星光往韦尔顿哈鲁的方向去。

 

      黎明的时候,他在村庄旁一片树林子里看到了先出发的人们。

      “嗨,九?”艾欧斯特跟守夜的女战士打招呼,“我还以为你们这会儿应该已经在村子里了。”

      回答他的是哗的一下举起的斧子。打瞌睡的战士怔了怔才搞明白眼前的是谁,放下武器小声抱怨起来:“是你啊。欸,本来昨晚我们已经进了村子的,可是村长被吵醒后似乎很生气。他说我们是一派胡言毫无证据,耽误他的时间,撕了我们从兽人身上拿到的信不说,还叫卫兵把我们赶出去了。”她往地上啐了一口,“那个老无赖。——我好饿啊……鲁本怎么还不醒,他带了一人份一个月的口粮呢,匀下来每个人都能吃好几天。”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回去么?”

      “我不在乎。羽倒是挺积极的。卫兵说有个同僚出去巡逻,失踪一个礼拜了。他想着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证明我们的话——”

      “为了奈亚拉托提普大人!为了正义!”有人突然高呼两声。艾欧斯特一惊之下扭头去看,只见人类翻了个身,砸吧砸吧嘴,睡得香甜。

      “嗯,就是他。”女战士说,“他娘的以前不是哪个小众神的牧师就是看小说看坏了脑子,说梦话比打鸣还准时,还磨牙。”

      “我支持后一种猜想。”精灵耸耸肩,看见真如听见公鸡打鸣一般,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冒险者们陆陆续续打着哈欠从睡袋里钻出来。

      “公会的尖耳朵。”精瘦的男人跟他打了个招呼,一脚踢在羽身上,“起来起来。再不起来就没有正义了。”

      “为什么不等我们吃完早饭再喊他起来呢,那样除了他每个人都能多分一点。”九一脸跃跃欲试。

 

      一窝子人吵吵嚷嚷将秋日清晨林间的安静祥和破坏了个干净。艾欧斯特靠在树上等他们用早餐,手上抚摸着一只似乎是不小心被吓到掉下来的松鼠。灰色的毛茸茸躲开手指顺着他的胳膊攀上了肩膀,围巾一般把自己绕在精灵的脖子上:咔吱咔吱,咔吱咔吱。榛果是种美味的食物,它心满意足啃着两只小前爪之间饱满的果实。

      “你该回去啦。”人类的早餐时间差不多结束了,灰松鼠的也是。艾欧斯特托着小动物的肚子把它放到树干上,大尾巴一甩一甩就隐没在尚茂盛的枝叶里。

      “应该开始找关于兽人袭击的证据吗?比如那个失踪的自卫团民兵?”他问收拾好行装的冒险者们。

      九打了个哈哈:“运气好也许还能从兽人的牙缝里扣出两块骨头吧。”她把斧子往地上一跺后扛起来,“两天时间,我对此不抱什么期待。”

      “奈亚拉托提普大人会祝福我们的!”

      “如果昨天你的裤裆里没有漏进那些该死的花粉的话我们会更相信一点。”一个不那么文明的笑话,但对佣兵们而言足够好笑了,艾欧斯特注意到就连九也眯起眼睛哧哧轻笑。

      “哦,你不知道……”他们踏着秋天的落叶前行时九和他待在了队伍的最后,“昨天我们进村子的时候他。——还好村长手上有特效药。他叫的可惨了,简直像被看见铁匠的猎犬。”

      精灵抿嘴笑了笑,不置可否。

 

      事实证明无论是奈亚拉托提普还是阿尔泰亚都没心思祝福这帮人。兜兜转转一天而无所获之后小队重新回到了昨晚驻扎的地方点燃篝火。游侠在树上眺望村子,入目是星星点点的暖黄色魔法灯光。

      下方传来篝火燃烧时木柴的噼啪炸裂声、夹杂突然大笑的谈话声和食物的味道,周身是夜行鸟之类蹭过树叶的沙沙声和偶尔的鸣叫。这是王历22年秋暮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夜晚,耕者回家与家人一同享受热气腾腾的晚餐,冒险者们与同伴讲着笑话,也许目光透不过的黑暗的某处有兽人蠢蠢欲动虎视眈眈……精灵的寿命多长,特雷西亚又在哪个时点呢。游侠往东看去,层层的树影消失在天幕尽头。很远很远的地方是他的故土,奈尔西亚的孩子们大概正在打闹,守卫应该刚换过,下一次换上的就是夜班。

      而他的妹妹,应该正在生命之树的庇护下安眠,果实在空中沉浮着是最好的温床。

      篝火边突然传来骚动。

      “怎么了?”精灵从树上跃下。

      “库伦打算潜入村子里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九皱着眉头,“如果兽人真的准备攻打村子,那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从数目不明的敌人手里掩护一个没做好备战的村子不是个好主意。”

      “而且奈亚拉托提普大人启示我那个村长有问题。”羽严肃道,“一个对勇者态度恶劣的掌权者多半手头不干净!”

      没人理他。

      “虽然我也觉得村长有问题,但绝对不是因为他对我们态度恶劣。”精瘦的男人耸耸肩,“他把信……撕了,记得吗九?”

      “扫了一眼就撕啦。”

      “销毁证物……和兽人勾结?”艾欧斯特补上了这段推论的结果,“听起来有点俗套。”

      “俗套才令人想不到。”库伦从行李里翻出夜行衣之类的玩意儿来穿好,“不管怎么说我去看看。之前村子里的警卫似乎也不是很多。”

      “需要我在外面接应吗?”游侠问他。

      “让小九……”

      “鲁本去。”存在感和身材不成比例的兽人突然出声,“鲁本,闻到他们的味道。”

      “那就一起去!”女战士开开心心的宣布,目光指向库伦,“让鲁本开路,假如村长真的和兽人勾结了,它们又好死不死在拜访他……鲁本的味道会吸引兽人的全部注意力,这样可以掩护我们。我和艾欧斯特跟在你们后面。”她拿斧头尖在地上刻画起来,”你进村子,鲁本在村子附近转悠,我和艾欧躲在稍微远点的地方——”

      “嘿你们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吗?”羽起哄似的吼了一嗓子。

      精瘦男人没说话,目光短暂的往兽人同伴身上一溜,又挪开了。

      他不完全信任兽人。艾欧斯特心下了然:他自己也是。

      “呃,小九?”他斟酌着措辞,“我觉得留羽一个人在这里不太好。你看起来不像靠敏捷战斗的类型——让我和他们去吧?你留下来陪着羽。”他又转向库伦,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族的特性,就算在晚上我也能看得很清楚。而且我跑起来可不比马慢。让九留在这吧,我和鲁本跟你去就够了。”精灵直视着精瘦男人。

      对方和他对视片刻,慢吞吞的点了点头。

      “看好羽。”男人对女孩说,“别让他乱跑。之后兽人有你砍的。”

      片刻之后,留守的两个人的抱怨被他们抛在身后。

一个人类的身体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水。